服务电话
破产法规

案例解析:债务人破产,申报债权还是起诉保证人?

发布人:www.flbdb.com    发布时间:2020-01-03 10:02

  基本案情

  (一)债权债务关系形成

  1995年9月13日,宁夏建筑机械厂与中国建设银行银川市分行新市区办事处(以下简称建行新市区办事处)签订95078号《借款合同》,金额30万元,期限自1995年9月13日至1996年6月12。宁夏城乡房地产开发公司(后更名为宁夏荣恒房地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期限从主合同生效开始至主合同失效时止。

  1996年11月22日,宁夏建筑机械厂与中国建设银行宁夏回族自治区分行(以下简称建行区分行)签订96036号《借款合同》,金额280万元,期限自1996年11月22日至1997年11月21日。宁夏城乡房地产开发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期间自合同生效之日起至借款合同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后两年止。

  建行区分行于1998年向债务人和担保人催收96036号《借款合同》项下借款280万及利息。建行新市区支行于1999年11月25日,建行区分行于1999年12月20日分别向债务人宁夏建筑机械厂送达了上述两笔债权数额核对单,宁夏建筑机械厂盖章确认

  (二)债权转让

  1999年12月29日,建行新市区办事处和建行区分行分别将上述两笔债权转让至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银川业务部(后更名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宁夏回族自治区分公司,简称信达宁夏分公司)。并向债务人和保证人送达债权转让通知。

  信达宁夏分公司受让债权后持续向债务人和保证人进行实地或公告催收。

  (三)债务人破产

  2008年12月17日,宁夏建筑机械厂于2008年12月17日被法院裁定受理破产,并指定了管理人,信达宁夏分公司申报了债权,该破产程序尚未终结

  信达宁夏分公司承诺,如果荣恒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并实际偿付,信达宁夏分公司在破产程序中作为债权人的受偿权可以转让给荣恒公司。

  (四)进入诉讼

  2012年9月19日,信达宁夏分公司向宁夏高院提起诉讼,要求保证人荣恒公司偿还为宁夏建筑机械厂提供连带担保的854万元借款本金及其利息。

  一审庭审结束后,信达宁夏分公司撤回涉嫌合同诈骗犯罪的第97025号《保证合同》项下544万元本金及利息的诉讼请求,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荣恒公司偿还为宁夏建筑机械厂提供连带担保的310万元借款本金及其利息,即上述两笔债权。

  法院判决

  (一)宁夏高院一审:主债务人破产不影响对保证人行使权利;保证债权均在诉讼时效内。

  首先,依据《破产法》)第二十条,在管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后诉讼应继续进行,因此荣恒公司依据《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应当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提出”要求中止审理的抗辩理由不成立。其次,信达宁夏分公司承诺如果判令荣恒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并实际偿付,信达宁夏分公司在破产程序中的受偿权可以转让给荣恒公司。故主债务人破产,不影响债权人对保证人行使权利,无需中止审理。

  对于280万元债权诉讼时效无异议。对于30万元保证债权,主债务诉讼时效是1996年6月13日至1998年6月13日,债权人未在该期间主张过权利。但1999年11月25日,债权人向债务人送达了债权数额核对单,债务人盖章确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的规定,在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后,债权人向借款人发出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借款人对该通知书盖章签收,应当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因此,主债务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保证合同》约定保证期限是从主合同生效开始至主合同失效时止,视为约定不明,由于保证行为发生于《担保法》实施之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2002)144号《关于处理担保法生效前发生保证行为的保证期间问题的通知》确定该案的保证期间。即如果债权人已经在法定诉讼时效期间内向主债务人主张权利,但未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债权人可以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6个月内,向保证人主张权利,2003年1月15日,信达宁夏分公司以报纸公告的形式向荣恒公司主张了权利,即保证债权尚在诉讼时效内。

  (二)最高法院二审:本案不因“先刑后民”中止审理;30万元债权已过保证期间;债务人破产程序未终结,保证人诉讼程序不必中止

  借款金额544万元的第97025号合同涉嫌犯罪,已立案侦查。本案所涉两份合同虽出于同一单位,但并非出自同一年,当事人亦未就上述两份合同报案,未证明涉嫌合同诈骗,因此不必因“先刑后民”原则中止审理。

  借款金额30万元对应保证担保应当适用法发(1994)8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保证规定》),保证人应当在被保证人承担责任的期限内承担保证责任,即借款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在此期间,债权人未主张债权。因此该30万元的保证责任因保证期间已过而免除。债务人在诉讼时效过后盖章确认的行为视为对原债权债务的重新确认,即形成新的债权债务法律关系,原债权已成为自然之债,担保人没有明确的继续担保的意思表示,不当然产生新的担保法律关系。

  《破产法》第二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已经开始而尚未终结的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或者仲裁应当中止,在管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后,该诉讼或者仲裁继续进行”。举重以明轻,此条仅针对破产债务人或以破产债务人及担保人一并提起的诉讼,说明法律并未禁止在破产程序中或破产程序终结前向连带保证人单独提起的诉讼。《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及《破产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债权人获得双重清偿,一审根据债权人承诺若获担保人清偿,则将破产债权的受偿权转让给担保人,符合《破产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的“债务人的保证人或者其他连带债务人已经代替债务人清偿债务的,以其对债务人的求偿权申报债权”之法理,在平等保护破产债权人及担保人的合法权利上,体现了立法目的的一致性。故本案法院支持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后,在承担责任范围内,依法向审理破产案件的法院及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

  本案争议焦点及实践启示

  (一)债务人破产,申报债权与向保证人提起诉讼应如何选择?

  根据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鹤壁市经济发展建设投资公司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保证合同纠纷上诉案的审判结果,最高院认为债权人在参加破产程序并申报债权的同时,又对保证人提起诉讼,因债务人破产程序尚未终结,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受偿金额无法确定,因此保证责任范围亦不能确定,对保证人提起的诉讼应当中止审理,待破产案件终结后再行审理。该判决导致债权人申报债权后因破产程序旷日持久而无法向保证人追偿,影响不良资产处置效率。

  但根据本案审理结果,最高院认为在防止债权人获得双重清偿的前提下,债权人作出在获得担保人清偿后,将破产债权的受偿权转让给担保人的承诺符合《破产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的“债务人的保证人或者其他连带债务人已经代替债务人清偿债务的,以其对债务人的求偿权申报债权”之法理,因此未中止诉讼程序,判决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并且可在承担责任的范围内,依法向审理破产案件的法院及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

  因此,建议在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的项目中,申报债权和向保证人提起诉讼可遵循如下原则做出选择:

  1.若破产清偿可能性很低,保证人有较强的履约能力,为避免对保证人诉讼程序被中止,建议不在破产程序中申报债权,而是在通知保证人预先行使追偿权的同时向保证人提起诉讼

  2.如已在债务人破产程序中申报债权,为避免对保证人诉讼程序被中止,因破产程序时间较长而久拖不决,建议作出本案中在受偿后向保证人转让破产程序受偿权的承诺,使对保证人的诉讼程序顺利进行

  (二)债务人重新确认债权债务关系,担保责任并不一定延续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的规定,在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后,债权人向借款人发出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借款人对该通知书盖章签收,应当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本案将债务人重新确认的行为认定为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原债权已成为自然之债,担保人没有明确的继续担保的意思表示,不当然就新的债权债务关系提供担保

  因此实践中对于超过诉讼时效的债权,债务人重新确认的行为并非延续旧债,而是在旧债归于自然之债后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若担保人保证期间已过,则并不随着债务人的重新确认而继续承担担保责任。在不良资产收购环节中应当尤为注意。

  (三)刑民交织,民事案件不一定中止审理

  本案中相关合同与涉嫌刑事犯罪的合同虽然当事人相同,但由于年份不同,并且当事人并未就本案合同报案,因此本案并未中止审理。涉嫌刑事犯罪的民事案件是否应当中止审理,关键要看刑事案件审理的结果是否对民事案件的审理存在影响,如果两者可以独立进行,不应中止审理。

上一篇:关于破产费用,你需要了解这些知识       下一篇:律师在企业破产案件中的作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