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破产重整

金融机构投资破产重整企业常见模式与流程

发布人:www.flbdb.com    发布时间:2020-01-17 14:26

  2019年企业重整市场迅速扩大、企业破产制度不断完善、破产审判大幅提升、破产投资的生态日益改善,对于各类金融机构来说,破产重整企业投资机会日益清晰,投资逻辑逐渐成熟,本文旨在就金融机构投资破产重整企业的常见“玩法”进行梳理与阐释,并对其投资的内在逻辑与注意事项进行剖析。

  一、投资模式

  增量型-共益债务投资

  对于已然失去正常融资能力的破产企业,“共益债务”似乎成为了新增融资的仅有方式。金融机构选择这种方式介入,看重的主要是共益债务“优先”的性质。

  依据《物权法》:“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下列顺序清偿(1)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2)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3)普通破产债权”。

  可见,共益债权对于绝大多数债权具有“优先受偿”的属性;然而,遗憾的是抵(质)押类型的担保债权并不在共益债权的法定优先受偿之列,相反依据《物权法》:“第一百零九条 对破产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权利人,对该特定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

  实际上,当企业重整失败进入清算后,“抵(质)押担保债权”仍然优先于“共益债权”,而企业之所以沦至破产之境,绝大部分是优质资产已置于抵(质)押担保之中,可见共益债权投资本身并不具有“超级优先权”的性质,这也是共益债权投资并未成为各类融机构投资的优质标的的主要原因。

  实务操作中,金融机构一般通过基金方式介入共益债权投资,投资标的企业一般有两种特征:(1)存在可实现短期价值提升的资产,由升值部分为金融机构提供回报支撑;(2)企业存在可部分复产的板块,以经营现金流支撑共益债务投资。

  在前述两种情形任一实现后,金融机构则通过风控锁死收益,并利用《破产法》“第四十三条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由债务人财产随时清偿”赋予共益债权随时清偿的特性,实现安全退出。

  下面就以最为典型的房地产行业为例进行说明:

  房地产行业中存在共益债权投资的标的一般是开发商因资金周转不利,导致尚未开发完成的烂尾楼出现,金融机构依据《破产法》:“第四十二条 (四)为债务人继续营业而应支付的劳动报酬和社会保险费用以及由此产生的其他债务”以共益债权的方式介入,在短期内实现烂尾楼复工、预售、回现、退出。

  如前所述,开发商拥有的在建工程或土地一般存在抵押,在这种情况下“后续风控”则成为了投资成败的重中之重:

  (1)介入前:在存在物权担保的情况下,实现共益债务 “超级优先”的方式只能通过法院裁生效的重整计划。

  金融机构需要在重整计划中对共益债权进行约定,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利息约定:“xxxx融资借款xx万元,以年化xx%支付利息,若未按期偿付则以日/XX%支付违约金,借款期限XX年,前述借款的相应利息、罚息等均按照实际期限计算,不因破产而停息”;二是优先性的约定:“前款约定的借款及由此产生的利息、罚息列为共益债务与破产费用在同一顺位,在企业破产清算中优先于购房户债权、建设工程债权、有财产担保债权、税款、职工工资等债权受偿”。

  (2)重整中:因共益债权投资介入的板块还依然是企业相对正常,能产生正向现金流的业务,故实际上与普通地产类投资的投后管控基本一致,只是多出一个破产管理人对企业进行监控,但金融机构依然需要通过章、证、照监管,派驻董事、财务总监等方式对关键流程进行审批,对在建工程后续建设进行监控,确保资金流向、回笼与投资目的相匹配。

  (3)退出:房地产类共益债权退出一般通过销售回款,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因存在其他债权组,因此需要对销售回款分配方式进行约定,较为常见的一是通过在预留一定比例的运营资金后,回款首先由破产费用与共益债权投资方进行分配,再按照其他债权优先顺序分配;另一种则加入抵押权人,与其按照比例首先分配销售回款,而这也是一种争取物权担保债权组支持的方式。

  存量型-破产债权投资

  因破产企业往往以失去造血能力,故金融机构在进行破产债权投资时,一般会引入产业投资者共同入局,产业投资者负责实质性企业整合,而金融机构则负责推动破产重组计划顺利达成,共同盘活企业。对于破产债权投资的方式一般存在两种:

  (1)收购破产债权。破产债权收购是一种对于企业存量债权的购买行为,其优势在于保持原有债权债务关系的稳定性,债权项下的担保权利可直接承继;

  但其劣势在于存量破产债权受到《破产法》“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的调整,无法在重整期间计息,对于金融机构来说,若重组失败,金融机构的盈利空间仅限于债权折扣,但优质的附带抵(质)押的担保类债权即便进入清算程序也将全额受偿,因此金融机构难以对其进行打折收购。

  因此破产债权收购的目的主要在于推动企业破产重整计划顺利通过,实践中金融机构一般依据重整计划各组表决通过率、债权受偿比例、债权人沟通配合程度,决定破产债权收购计划。

  (2)代偿后重组。代偿后重组的形式,是指代替破产企业偿还存量债权,再以代偿后形成的新债权与破产企业进行债权重组,该种方式一般是依据重整计划实施的,其优势在可重新合理分配抵押物,且可与破产管理人重新签订合同,对重组债务约定利息,创造盈利空间。

  而前述债权收购或代偿仅为铺垫,其目的在于通过“重整计划”对于破产企业资产进行“再分配”,配合产业投资者进行取得优质资产,主要有如下两种方式:

  (1)与产业投资者分别持有资产,金融机构持有债权类资产,产业投资者作为独立的重整方介入重整计划,持有经营性资产,该种方式一般出于风控考虑,由产业投资者进行担保,金融机构在重整成功后逐步退出;若重整失败则按比例受偿,并由担保方--产业投资者兜底,最终实现退出。

  (2)与产业投资者共同出资建立SPV收购债权与资产,并由产业投资者按约定回购SPV份额。这种模式由SPV同时作为破产债权收购、代偿及经营性资产过户的主体,而金融机构与产业投资者作为共同出资人按约定分别持有SPV份额,最后由产业投资者按约定以一定溢价回购金融机构持有的份额,实现退出。

  二、特别关注

  利用“预重整”制度

  不管金融机构选择以何种方式介入,均应尽量利用“预重整阶段”介入。

  虽然“预重整模式”目前尚没有详细的操作规范,但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正式发布了《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其中第二十二条表示:“在企业进入重整程序之前,可以先由债权人与债务人、出资人等利害关系人通过庭外商业谈判,拟定重组方案。重整程序启动后,可以重组方案为依据拟定重整计划草案提交人民法院依法审查批准”。

  该会议纪要对“预重整制度”的庭外重组的模式进行了肯定,并就庭外重组与庭内重整的衔接进行了规定。

  从广东省深圳市福昌电子破产重整案、浙江省温州市吉尔达破产重整案、北京市“两网公司”暨京中兴公司破产重整案等采用“预重组方式”介入的情况来看,由于未进入法定的破产重整程序,“预重整”为企业破产重组创造“缓冲器”作用,有利于降低重整的成本,提升重整的质量。

  对于金融机构来说,预重整制度则具有更加实质性的意义:

  (1)依据《破产法》:“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自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人重整之日起六个月内,同时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前款规定的期限届满,经债务人或者管理人请求,有正当理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延期三个月。债务人或者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计划草案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债务人破产”。而“预重整”模式因为进入物权法的调整范围,不受前款限制,拓宽了可以利用的时间长度;

  (2)更为重要的是正式重整计划可以依据预重整的“重组方案”制定并提交审议,这将会为金融机构提早锁定投资方案,避免进入正式程后出现第三者搅局,增加成本,甚至投资失败。

  ▍充分借助政府的力量

  出现大型企业的破产,当地政府一般交特别关注,金融机构应该合理利用政府对于当地重要企业的保护,尽量将政府拉入重整方案并利用政府的资源与力量:

  (1)在斩断企业担保圈中,平衡其他金融机构利益,压低受偿比例,减少投资成本;

  (2)引入政府旗下担保公司进行兜底,增加风控手段;

  (3)与政府部门共同处置组建“救助基金”,增加安全垫;

  (4)争取政策支撑。

上一篇:公司破产重整流程是怎样的?       下一篇:浅谈破产管理人的法律地位